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绿豆沙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9 END

9. 10:30 p.m


    难得有一次夏夷则接到乐无异的邀约,是在市区一家陌生的咖啡厅里。

    这里地处A市中心的CBD街区,寸土寸金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会刚巧留下一块圆形的空地,时间久了便发展成了一片难得的街心广场。在高空看的话,围着广场的道路分散后又再度收束,像一只梭形的眼睛,盛着一瞳深碧,在灰色的楼群之间格外惹人注目,也因此是许多人都喜欢来的地方。乐无异约夏夷则的咖啡厅就在这片广场里,像每个广场都有的通病,这里也不能免俗地养了一群鸽子,久而久之被市民喂得痴肥,飞也不大飞得动,倒也不怕人,午...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8

首先要说:请大家先看这里,土下座跪。GN们不要被tag骗了这章里没多少乐夏,后面半章是谢沈,先排下雷。但我一直只打乐夏一个tag,怕完全不打tag有GN会漏情节(想太多其实并没有)。所以这是一个以谢沈为主的过渡章,里面主要是前情补充和一点后续,乐夏有限,可跳过不看。土下座再跪。(啰嗦死我了)


8. 5:00 p.m


    刚一进五月,沈夜就催着乐无异夏夷则去各录一盘样带,留着节目改版的时候做参考。录好之后的几天,乐无异什么时候在单位里出入都能看到沈夜,这其中大半时间是在研究样带,让...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7

7.11:00 a.m


    双休日原本在十到十一点间的一档节目临时被取消了,多出来的一小时分别被上下游节目吸收。也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沈夜为表重视,象征性地把这群夜猫子在上午拖出洞,开了个短会装装样子给上层领导看。小会议室里是一条长桌,中间摊着将近两百本过刊杂志,会上沈夜讲了两句就惜字如金地保持沉默了,大家大眼对小眼,华月嘬了口咖啡,旁若无人地开始翻看报纸的娱乐版,做会议记录的雩风掏出块小镜子低头偷偷研究自己的眼线,乐无异和夏夷则无事可做,只能老老实实隔着桌上的书海对望,场面一时不...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6

6.1:00 p.m


    乐无异在电梯里,无视监控摄像头的存在,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拿头撞电梯的铁门。

    前一天他回家晚,安抚好因为换季掉毛而有些焦虑的肉包,天都已经快亮了。他洗了个战斗澡,又匆匆补了个觉,就赶忙又出来了。一路生怕碰到个长一点的红灯,就能让他直接睡在路口。还好有运气加持,逢灯灯绿,这才算有惊无险到了单位。

    以往看夏夷则五点才来备稿也很从容,怎么自己从中午就开始准备还是兵荒马乱的!...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5

5.3:00 p.m

    乐无异顶着小雨站在烘焙房的窗口前,等着新出炉的一铛面包,铺面而来的蛋奶味似乎多少让他开心了一点。

    高糖分食品有助于提升情绪,这是真的。

    他帮夏夷则顶了两期班,感觉身心都受到了摧残,苦不堪言。

    刚得到消息的一周里,他为这件事愁得坐立不安,整个人都快躁郁了。面对被自己一把推进火坑里的新人,沈夜难得表达了一下“收听率有老人撑着呢,你就是棵保质期只有一个月的插花,跟着操什么心,太看得...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4

4.6:00 p.m

    搭档在现代汉语词典里的意思是与另一个人联合或紧密联系。

    以……嗯,乐无异有点一言难尽地合上了词典。抬头瞟了瞟左边的空位。

    是的,他跟夏夷则用对方的话说,算是“搭档”了。就像夏夷则说的,广播工作门槛不高,他也已经基本都能上手。两个月过去之后,沈夜终于舍得分给了他一张桌子,就在夏夷则的右手边,两人中间隔了条狭窄过道。节目需要定期更换开场音乐,乐无异不知道在哪找来了一个T的音乐包放在公共网盘里,还能智能地按周自动更新。短信平台也交...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3

3.  4:00 p.m

    时间总像是有魔法一般,越到年末就过得越快,一晃就过去了一个月,乐无异打杂的活不知不觉也干了一个月。办公室里那株茂盛的龟背竹不知养了多久,拔了无数层节,叶片挨挨挤挤,足足占了七八个平方的空间。月初乐无异发现里面抽了个新叶,柔嫩卷曲,在一片墨绿之间扎眼得有点尴尬。而眼下到了月末,就算是天天帮忙浇水的自己,也分不出来到底是哪一片了。

    ——虽然资历深浅有别,但与最初时比,也多少算是能唬人了一点。

    夏夷则上班的时候乐无...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2

挖旧坑出来填一下。想写煎饼,至少也要写到煎饼。(shenmegui

前章


2. 9:00 a.m


    夏夷则今天来早了。

    还不是一时半刻的那种早。他眼下无所事事,就翻了半张摊在桌上的资料,应该是新打印出来的,还泛着点油墨气味。夏夷则边翻边心说也挺有意思的,沈夜维持着一个周无差别训所有人一次的频率,还能保持着这种驭笔如刀又绝不重样的风格,让人常看常新,要是留一年估计都够攒上一本集子出版了,书名就叫《得罪人的艺术》。他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会,就听着电梯叮的一声响,脚步声...

岁末年尾,跟风总结

       月初想写,懒+考试,拖到月末。也不知道为啥要写,大概只是翻硬盘的时候感慨“卧槽这啥”,“卧槽这又是啥”……前年十月入坑,也有一年又三个月了。数数貌似也写到了二打头,虽然有两三篇断片和一个注定不会再填的坑OTL小时候常听人说人如其字,人如其文,过去不信,现在时常回头看看,方才觉得果真如此。能力决定上限,下笔轻轻飘飘,毫无根骨,就像透过字里行间看着另一个浅薄的自己。

       总结以自勉,希望新一年,能有所成长吧,各方面: )...

[J3剑道/乐夏]怀袖

双剑混合慎,不会写,雷雷雷雷雷醒目。


阿羽生快!终于写了次京东(并不是)PARO乐夏,也算J3GJ两对本命CP了_(:з」∠)_BUG遍地,名剑大会是个十年一次的高端峰会,这里面大概更像游戏里的赛季设定吧,雏凤那句晚唐诗穿越到这也只是我突然特别任性想让卓凤鸣说一下……(喂)没玩过90,资料都来自17173等网络,久A记不清细节勿怪OTL。以后应该就有不少古网PARO的文看了,感觉棒棒哒。

欢迎百度问皓,我真的觉得特合适您觉得呢英雄


-------------------


一 .


乐无异初见夏夷则,是在藏剑山庄的英雄剑冢。

他远远只能...

[乐夏]子非鱼·番外3:暖冬

芋头你要的我尽量都试着实现了一下OTL

蠢蠢蠢蠢蠢醒目。


    农历十月小阳春,今年节气晚了一点,虽然已经过了小雪,却连一点雪片的影子也未见。树叶将落未落,被晒出纤细优雅的银边,一棵丹桂还开了诡异的第二茬,眼下虽然已经被西风摧残得差不多,却还有几点零星的朱红花串留在枝头,馥郁的甜香昭示着这是个不折不扣的暖冬。

    “暖冬好啊,总比冷好。”乐无异把被子翻了个面,棉花被太阳晒过,像是甜软蓬松的云朵,“你说……对吧。”云朵略大,摊平还要费点力气。

    许久...

[乐夏]飞机场的十点半 1

电台AU


1.   10:00 a.m


    乐无异坐在一间大概三十坪的会议室里,攥着半张A4纸,正在发呆。

    这是一场面试。 

    因为这个原因他今天起了个大早,靠两条湿毛巾才压平了呆毛,又在羽绒服里套了标准的西装三件套,以至于现在在这间四面透风的大会议室里冻得瑟瑟发抖。他的眼睛比较敏感,加上紧张,戴上隐形就克制不住要频繁眨眼。为了尽量显得礼貌,他决定忍受自己不到100度的近视和轻微...

[古剑/J3]今天也要认真地烧点卡

伪硬盘文蹭tag,主角团乐夏阮羽,剑三PARO,雷剑三或者双剑混合的千万慎点这不是演习OTL,通篇雷,OOC,全员黑,段子集合,梗朴素且蠢,阵营是随手设定的因为我只对浩气比较熟(跪)。80年代背景(土鳖没玩过90),A太久打架&细节基本靠编,笑笑就是啦: )

真的有点想看JD(不是京东)PARO


    1.所谓橙武


最开始那会,乐无异还不是个双橙武藏剑。

但夏夷则已经是一个玉清纯阳。

乐无异只有腰间一把御风,修长如眉。比起来奥尔良烤翅一般的织炎断尘,看起来何等矜持清贵。

欣赏的人说,这才叫有品位啊...

[乐夏]子非鱼·番外2:后遗症

半夜人少,偷着放雷XD    


    在两人同居半年之后,乐无异开始觉得他和夏夷则之间存在某种后遗症。

    或许叫后遗症也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历史遗留问题。

    这个遗留问题就是,虽然名为同居,但他们两人却并没有真正住到一起。时而在乐无异这边,时而在夏夷则那边,时而君住街之头,我住街之尾,感受一下独守空房的快乐。

    同居至少也得有个稳定的根据地吧,跟游击一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算哪门子...

[乐夏]子非鱼16 END

    街上的银杏张开黄扇一样的薄叶,又结了密匝匝的白果,随着清晨冰凉的西风掉到夏夷则的头上时,他才意识到已经是秋天了。

    他从项目发展部被空投到人事部,也算是平行调动。不用说也知道是李圣元授意,搞定前期工作估计正经要花些时日,趁这个空档把他暂时扔到这来,大概就是个闭门思过的意思。李圣元开惯了一言堂,这种事也是斩立决,连三堂会审都免了。夏夷则胸中了然,也就没大放在心上。部门的小姑娘在他背后窃窃私语,我觉得今年有戏,出去招聘的时候都不用贴海报,打印几个易拉宝挂一圈就成了,捡回来明年还能接着用,多环保。...


[乐夏]子非鱼15

     夏夷则再见乐无异是三天之后。一场暴雨刚过,街边湿漉漉的梧桐叶子还滴着水。乐无异踩着一双短筒雨靴,短了一截的裤脚边上画着三颗鲨鱼牙齿,手中还提着不小的环保袋,其中大概是有一只南瓜,沉甸甸地坠出一个半球形状。他站在街边的浅水洼里,冲夏夷则笑出满口白牙,整个人形象分外不羁。

    “别别别!”乐无异抬手指了指夏夷则的皮鞋,“你没有强化装备,从那边没水的地方绕过……”话才说到一半就被过路的吉普车掀了一裤脚的泥浆,“喵了个咪的AOE伤害。”...


[乐夏]子非鱼14

    电梯一路攀升,夏夷则靠着厢壁站着,耳朵隐隐作痛。

    十楼左右的位置人就已经出得差不多,再向上就是一路加速,指示灯也不再逐层跳跃。夏夷则抬头看看,随着无意识的吞气咬合耳朵里有隐约的咯吱响声。光洁的厢顶照映出一张苍白的脸,双眼幽深如井,四目对接时又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上升速度逐渐减缓,红光闪了闪,定格在33层上。电梯门应声而启,面前一块巨大的钢化玻璃外墙上,雨水牵出浑浊的幕帘。

    夏夷则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

[乐夏]子非鱼13

古二周年生快!Happy new year !(什么鬼。) 


   “……比例当然还要细谈,你先发一个大概的框架过去,注意一下措辞。用工作组的邮箱不要用你自己的,密码是LY加我的工号。不记得了?自己去桌子上抄。”

    “然后今天所有资料重新打个包发一份给我,别直接抄送。辛苦,先挂了。”

    夏夷则挂了电话,正看到乐无异站在店门口踮脚等他,“说吧今天让我来,是要玩什么花样?”

    乐无异回身走到冰箱边,端出来一只乳...

[乐夏]子非鱼12

“什么时候这种美食节都一样粗制滥造,今年就算是你们单位冠名也带不来什么质的飞跃,再说都是垃圾食品。”乐无异把视线从平板电脑上捞起来 ,很无情地驳回了恋人这个听起来一点都不浪漫的约会请求,“所以说这种事儿啊,还得让专业的来。”

   “我觉得我也……”

   “你知道哪里的牛肉锅贴好吃到要提前半小时排队?”

   “我……”

   “那你知道哪里的醪糟可以做十三种口味么?”

   “……不知道。”...


子非鱼·番外1

只有紫清:)


    进了腊月,最近这几天天气越发冷了起来,后半夜经常不知不觉就下起了雪,清晨方见天地俱老。紫胤偶尔和陵越他们通电话,隔着听筒都能听到对面上下牙磕在一起的细小声音。他嘱咐两人切记注意身体,冻出病来就得不偿失了。不过想想两人的脾气,紫胤觉得自己说了也是白说。

    叹了口气,他把视线又拘回面前的实验报告上。

    陵越和屠苏传回来的实验数据一直都是由他们的师妹芙蕖先做一次归纳整理,再拿给紫胤过目。小姑娘今年才上研一,跟着紫胤一起做课题,什么都好,就

[乐夏]子非鱼11

被插得太疼怒更新……不想细修了OTL。GNS好狠的心QwQ

有紫清。紫清。紫清。我基本上把紫清的部分都摘出来重新编了时间线当做番外,所以更的番外可以不看:)也不打乐夏tag,但正文还是会有带到的部分,在前面提一下帮GN排雷。

忧伤地滚走舔毛。


    从凤凰回来,日子进了四月,一个下午乐无异正很无聊地趴在吧台上研究他的煮蛋器,突然觉得眼前有人挡住了光线,他揉揉眼睛抬起头,逆光里还没看清来人的脸,只听到有人问他。

    “请问,有没有什么时令新茶?”

    乐...

[乐夏]子非鱼10

    成功抢到特典&被甜得一下午都在傻笑,好开心,更长一点反正也没啥实质内容。乱写无逻辑(从来就没有过),到时候再删。

    下楼跑圈去了>  <


    时间刚到三月,夏夷则就开始打算今年的年假要怎么请,请了年假又要去哪玩。乐无异说这种事怎么还要提前这么久的,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这个月底吧。夏夷则说,我倒是没问题,但你方便么,乐无异笑得一脸欠抽,我随时都很方便。...


[乐夏]子非鱼9

这一章PO主没吃药,也不觉得自己萌萌哒,被我无聊到的GN请轻柔地抽打我,最好不要打脸T^T。为啥写了这章的原因结尾有交代_(:з」∠)_


    某一天清早起来,夏夷则有个不好的预感。

    他感冒了。

    春寒料峭,来自北方的什么高原还是什么湖的寒流突袭,像是把气温一下子拽回去了大半个月。夏夷则防范疏忽,不幸...

[乐夏]子非鱼8

   除夕一天都在下雪,到了晚上竟然停了,北风扯破了一天的云彩,西边的霞光宛若斑斓雀尾。夏夷则回了李圣元的家,按照父亲的意思,陪他和自己的二哥过年。用李圣元的话说,大儿子在美国,他母亲随他去了海外,要是夏夷则再不来,这个家连一半都凑不上了,还算什么团圆饭呢。 

   是啊,这算什么团圆饭呢。夏夷则坐在空旷的客厅里,盯着壁灯映照出的水波一样的流光,自嘲地笑了笑。 

   李圣元撤了餐厅里的长条餐桌,换上了一张传统的圆桌。年夜饭的师傅是他花大价钱请的,自然也不会让人失望。每道菜分量都不...

[乐夏]子非鱼7

   “薯条并没有特别的味道啊。”

   “……当然没有,因为它也只是薯条而已。”

   “鸡块为什么要抓这么厚的面糊。”

   “这样可以少用一点肉。”

   “我觉得这个土豆泥是昨天的。”

   “很有可能。”

   “那……”

   夏夷则把车停下来,看着正准备对饮料发表意见的乐无异:“就算是汽车穿梭餐厅,卖的也不过是垃圾食品。可乐并不会...

[乐夏]子非鱼6

    12月30号。

    还没到午休时间,夏夷则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白露发来的。说为了工作组内部交流增进感情,同时带动低迷的餐饮业,今晚号召全组去巫山火锅聚餐,括弧已团购,同意请回喵。

    交流能增进什么感情,无非也就是东拉西扯聊聊八卦,夏夷则端正地回了个收到。等到了晚上他跟着一群同事踏进火锅店的时候,只觉得热气里一颗颗脑袋像是锅里刚下进去被煮得来回翻滚的圆子。

    低迷?这哪里低迷了。...


[乐夏]子非鱼5

    上一次从乐无异那出来,夏夷则心里一直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

    ——虽说是亲了,可当事人只说“因为夷则我喜欢你啊。”看着夏夷则一脸似是而非的表情,又说“没想好就先别说啦,吃饭,都凉了。”夏夷则本来就一时逻辑阵亡,一堆理不清楚的话不知道该说哪句,听乐无异这么说更索性都烂在肚子里。

    反正不过就是……自己也没那么小气。

    后来一个周他都很忙,新项目上马,每天都是加班到快第二天才能散场。夏夷则想到吃就头疼,干...

[乐夏]子非鱼4

    夏夷则抬眼看看挂钟,又指到差三分九点。

    是的他今晚本来可以按时下班的。

    只是刚好轮到自己部门小组负责明天早会的内参材料,然后打印机又不合时宜地坏了。今天天气变得太快,中午还风和日丽,没想到刚到傍晚就下起了雨,越下越大,到现在还是没停。单位里的伞早就被借光了,到这会一把都没剩下。他们想出去打印装订好了再带回来都来不及。

    “坐困愁城啊。”一个戴眼镜的姑娘打了个哈欠,无奈趴平到桌子上。...


[乐夏]子非鱼3

    人和人之间的际遇,有时候的确有点不可细说的意思。

    难以预知,也不能强求。

    比如说夏夷则办公室里的同事逸风,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一个人吃晚饭,却每天都要费好大力气寻找同伴,更别说绑定一个长期饭友。

    “哥哥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白露背上包正要出门,看着逸风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又倒退回来几步,拍拍他肩膀,“来,告诉妹妹,昨天又请哪个小姑娘吃仰望星空了?”...


[乐夏]子非鱼2

 “数据错了,第三排横线求和就错了。算出来的总数也肯定是错的。”夏夷则皱起眉头,“这张表,谁做的。”

   “只好卖队友了,小常做的。”

   “这么基础的东西,怎么会错呢。”

    “我来解释一下组长,小常是新来实习的技术人员,所以他对办公类软件不熟。”同部门的白露从工位摇摇欲坠的材料上边伸出一只手,“于是呢,他是用计算器按出来再一个个抄上的。”

    “那位数肯定也不对。他是技术人员你们干嘛...

[乐夏]子非鱼1

    先给GNS道歉不是故意的只是36崩的第二天就去出差了,跟事先约好了一样OTL蹲了一个星期终于又摸到电脑了,以后大概就在这边更新吧,LOF还不太会用OTL感谢GNS,36虽然暂时不见了,但大家的回帖我都认真地记在心里的: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已经夜里快十点了,小白领夏夷则还拎着手提电脑在公司附近瞎转悠。

    昏天黑地的加班之后,他本来打算回家直接煮袋速冻饺子洗个热水澡睡觉,却在关电脑的时候接到了小区物业的短信,通知由于线路临时排查,小...

©绿豆沙 | Powered by LOFTER